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当督导需求的内涵走向纵深的时候
2015-05-26 浏览量:239

 

        目前,浦东新区第三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已经全面推行了三年。本轮督导,要求学校明确提出督导需求,督导双方围绕督导需求进行协商和建构,凸显每所学校的督导重点,使对关键问题的探讨能够走向深入,进而提高督导的效能。

        各校对于督导需求的界定也已经有了较准确和清晰的认识,即聚焦于解决影响学校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与督导人员共同进行探寻。但如何找到这个关键性问题,需要智慧与协商。

一、案例描述

        C小学是一所具有较高声誉的优质学校。当督学来到学校进行自评技术咨询的时候,学校借《新孔融让梨》的故事,提出了他们的督导需求:如何正确处理中华传统美德教育与现代公民道德教育两者之间的关系,诸如《新孔融让梨》的故事中,谦让等品质的培养与公平等基本要求之间的矛盾。这是一个学校道德教育中的两难问题。对此,督学与校方就此问题展开了讨论。双方一致的观点是,现代公民道德的基点是公平、公正,是现代做人的基础,而中华传统美德则更提倡内敛的、自我克制层面修炼的要求。学校教育可以通过创设情景,让学生在两种文化的冲突中,经过判断、内化,形成自己的道德价值观。

        那么,这个问题是不是“影响学校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显然不是。接着,学校提出了一直被困扰的问题,目前,学校德育存在“5+2=0”的怪圈,希望督导人员帮助破解问题。

        督学表示,这是当前学校教育普遍遇到的难题,该问题在各区域会有不同的表现形态。“5+2=0”的负面影响程度也会有所不同。要解决该问题,首先要对学校所辖区域的居民文化、道德素养和行为表现开展调查,在此基础上,反思学校教育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个问题仅靠两天的现场督导,难以给出个较完整的答案。这可以作为个课题,花一段时间做个实证研究。

        那么,这个问题,是不是我们所界定的学校督导需求呢?

        接着,学校介绍了这几年来一直致力的课程与教学改革,以二期课改的理念为指导,学校在构建课程体系方面以及提高教学的效益方面,进行了执着的探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具体地说,在聚焦课堂,深入实践反思中,学校发现目前的课堂教学中存在着一个相当严峻的问题:有相当一部分教师的课堂教学是“盲目无序”的。他们强调“教无定法”而忽视了课堂教学应有的模式与方法;他们强调课堂气氛的热烈而忽视了课堂整体的结构优化;他们较多借鉴他人他校或网络上的教案而忽视了课堂教学的针对性与生成性等艺术……

        针对以上问题,学校通过观课评课,让老师们了解课堂教学中的局部优势与整体优势之间的关系,如教师们在各自的课堂教学中:有的知识渊博、旁征博引;有的擅长表达,口若悬河;有的教风严谨,精雕细刻;有的精于启发,循循善诱;有的工于点拨,画龙点睛……但这一些都属于课堂教学的“标”,都是局部优势而已。而从整体目标出发,把握整堂课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结合和相互制约的规律,这才是课堂教学的“本”。于是,学校提出了“C小优质课”的核心要素:课堂结构合理、教学方法科学、教学艺术精湛。

        追寻优质课的目标,学校开展了一系列活动。首先是课堂实践,探寻模式与方法:在同课异构中体验不同模式、方法所产生的不同结果;在观自己的录像课中反思方法模式的有效性;对优秀课堂教学模式及方法进行归类等等。其次是课题研究,分层优化课堂有关组成部分: 统整教材,通过“增、删、移、改”使教材更切合本校学生实际;关注教案设计,让教材变为学材,变教教材为用教材;进行对课堂浪费现象的分析研究,构建落实高效课堂的策略性智慧。另外是同伴互助,锤炼课堂教学艺术:进行跨年级跨学科及请专家来校上公开课活动,拓展教学视野,博采众长;开展直揭问题的诊断式评课,营造“直面问题”的教研文化;组织课堂教学竞赛,为优质课搭建展示平台……

        督学提问,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学校想继续干些什么?

学校表示,如何在高效课堂建设中进一步提升教师的专业素养?这是他们不断思考探索的问题。虽然学校已经作了多方面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面对飞速发展的形势,仍然觉得还有许多的问题值得探索解决。

         接着,督学与校方共同协商决定,将此作为本次督导的需求。

二、案例分析

        我们认为,学校准确提出督导需求,是学校自评阶段的一项重要工作,它将对现场督导的质量直接产生重要的影响。

(一)督导需求的误区

        我们对于督导需求的界定是,当前影响学校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尽管目前学校的督导需求,都由原来关注需要政府解决的,那些客观的外部支持性的问题,转向关注学校的内涵发展,关注那些需要自己的付出,解决的内涵问题。

        但由于学校作为当局者,有时会被不少影响学校发展的问题所迷惑,难以从中梳理出实质性的督导需求。而督导人员作为学校外部人员,也往往只有在现场督导结束时才豁然开朗,知道什么才应该是影响学校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正因为有这样的当局迷惑和认识的错时,使督导需求的准确提出存在着一定的难度。

        具体表现为,一是学校提出的问题,尽管有其普遍的价值,但不是影响学校发展的关键性问题;二是该关键性问题也许是一个永久的命题,而不是当下紧迫的问题。

(二)聚焦督导需求的协商

        正因为有着督导需求提出的误区,聚焦督导需求的探寻和协商显得尤为重要。

        首先,作为校方,在督导自评期间,发动全校上下,共同探寻督导需求,才有可能找准需求。学校要自问以下三个问题,一是这个需求是不是影响学校发展的关键性问题;二是该需求是不是当下的关键性问题;三是针对该问题我们做过哪些努力,有些什么进展,还有哪些困惑。

        这里有两点需要引起注意的:一是有些问题是普遍性问题,并不是针对这个学校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如该校提出的关于谦让与公平的教育问题。二是如果该问题是影响当下的关键性问题,而在这方面学校尚未作出一些探索。那么,有可能这是个很大的命题,如同该校提出的“5+2=0”的怪圈问题。这样的问题,往往通过两天的现场督导难以给出个较完整的答案。

        其次,在督导自评技术咨询的过程中,督学要与校方共同协商,一起确认真正的督导需求。督学可以提出以下三个问题:一是学校的基本概况和文化沿革,使督学对学校有个大致的了解;二是这两三年来学校工作关注了什么,取得了哪些成绩;三是学校目前碰到的瓶颈问题是什么,今后两年想做哪些探索。

         这里需要引起注意的,是督学的角色定位。在学校自评期间,学校是评价的主体。在协商与建构督导需求的过程中,督学作为咨询者和辅导者参与其中。所以,督学的提问,不能以“我们认为”这样的措词,避免学校因为迎合的心理,而将督学认为的作为学校的需求,更不能以决策者的口吻提出,这就是学校的需求。而是通过提出以上三个问题,让学校发现什么才是自己的督导需求。这里,督学需要掌握些咨询的技术与方法。

(三)督导需求回应的发展性

         对学校的督导需求做出回应,是浦东新区第三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的重要任务,不管那是真正的督导需求,还是学校发展中的一般性问题,亦或是伪需求,督导方均要作出回应。

        为了提高督导需求回应的效能,要灵活安排督导人员作出回应。对于伪需求,即对学校发展没有太大影响的问题,我们首先给出否定的结论,也就是在现场督导期间不予以重点关注,而是就学校发展的一些主要问题提出些建设性意见。对于学校发展的一般性问题,我们由相关领域的督导人员作出回应。对于影响学校当前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则由相关领域的督导人员和责任督学共同关注。如果那是个比较大的综合性问题,则安排专门的督导人员作出评价与回应。

        随着教育改革走向纵深,对督导需求的回应将持续关切。随着学校对督导需求认识的深入,对于督导需求的回应或将贯穿于“自评咨询——现场督导——督导回访”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整个过程中,甚至更长的时间段里。以后我们会碰到一些有深度的督导需求,凭借两天的现场督导难以给出个较完整的答案,督导需求回应的新模式或将出现。为了体现当今综合督导“发展性”的特征,督导人员要对督导需求予以持续的关切。

(浦东新区教育督导室  陈忠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