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浦东新区教育督导工作思路与工作模式的未来思考
2011-04-20 浏览量:837

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常务副主任  汤 赤


    一、未来教育督导工作思路

    我认为,浦东新区教育督导未来工作思路可以概括为:“1+2+3”,实现“2”个服务。

    所谓1,就是新区的教育督导工作中要紧紧围绕教育局提出的“四化”(优质化、均衡化、规范化、国际化)这一目标来展开。在督导指标的研发与设定,要紧扣“四化”目标;在督导学校时,要充分挖掘学校贯彻“四化”目标的好经验和做法,帮助、指导学校在实施“四化”目标过程中需要克服、解决的困难和问题。

    所谓2,就是教育督导面对新浦东、大浦东的繁重任务,在督导工作中要坚持两个基本点,即:一是坚持粗放式,做规模、做批量。每年督导学校的数量要接近100所,力争在本届政府的任期内完成所有学校的一轮督导;二是坚持集约化,做品质、做质量。要充分体现先行、先试的浦东新区的改革风范、风格,引领上海教育督导的新发展。

    所谓3,就是在督导技术层面上要实施三项举措。举措之一,优化督导工具。比如怎样在督导中充分地关注课堂,以课堂观察评价作为督导信息采集的主渠道、主阵地,那么课堂评价的工具应该怎样设计。这要研究;举措之二,简化督导程序。从实际出发,在督导活动中要体现工作重点,摒弃既往督导活动中形式主义的弊端,在内容上、时间上解放自我,减负学校;举措之三,提高督导绩效。从学校的发展对督导的需要出发,针对性地开展督导工作,多大程度地满足学校发展的需求,督导的绩效才是真正的绩效。

    新区教育督导在目的、意义上要实现“两个服务”:一是为学校发展服务,二是为教育决策服务。即:通过教育督导,为学校的发展提供专业管理的评估服务;通过教育督导,为新区教育的决策提供第一线学校办学情况的信息反馈服务。我们通过学校督导报告,对学校执行“发展计划”、依法办学提供诊断性评估意见等,为学校的后续发展提供指导性建议,达到为学校的发展提供管理服务之目的;我们通过督导专报、问题建议书等,为新区的教育行政部门提供决策的建议书参考单,达到为行政管理的决策提供信息反馈的服务之目的。

    二、学校督导工作模式

    我认为,学校的督导模式,在保证学校依法办学的大前提下,主要应该是由学校的发展状况而定,充分体现教育督导为学校管理提供评估服务的理念。

    学校的现实发展是不平衡的,不平衡的学校,其发展程度表现为学校发展的差异性。如果我们假设:学校依发展的程度元素可粗略地分为基础类发展学校、稳定类发展学校、特色类发展学校三个层级维度,那么,学校的督导模式在内容、方法的架构上就应该是相对应的三种模式形态,否则就会犯评估方式上的“机械论”和“千校一尺”的错误。因此,未来学校的督导模式,应顺应学校的发展,体现学校接纳方式多元选择的架构形态。

    为此,教育督导部门应进行三类学校发展状态的督导模式研究,如:三类学校督导人员专业结构的组合研究;三类学校督导指标内容上的差异化研究;三类学校督导程序上异同性研究;三类学校督导活动中确定重点与突破的策略研究,等等。唯有技术层面的研究到位、实践层面的确实可行,督导活动的进行才有实施、推进的可操作性。

    未来学校督导活动的开展,学校督导名单的确定,我觉得可以把“决定权”与“选择权”作一个整合。作为督导部门,可以依据学校上次接受督导的时间、学校的发展现状、学校的现任校长任期时间等,通知学校何时将要接受督导,这可谓是学校接受督导的“决定权”。当学校接到通知后,学校则又可以根据自身发展的程度现状,提出接受何种教育督导模式的意向,这就是学校督导的“选择权”。这里,“决定权”代表政府对办学者的行政性要求,而“选择权”则体现了学校因校际间发展差异度存在,对督导评估的适切性、针对性所作的自主选择。这样,督导方的“决定权”与被督导方的“选择权”形成了有效的整合,评估者与被评估者双方传统式的垂直权力关系向互动的、横向平等关系转化,真正体现现代教育督导的开放性、平等性、双赢性。

    放眼浦东教育督导的未来,在新区教育“十二五”规划的引领下,立足为学校发展提供评估的管理服务,立足为新区教育行政的决策提供信息反馈服务,我们将积极思考、扎实工作,为新区教育的二次创业竭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