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从问题中寻找需求点
2017-05-31 浏览量:1023

第四轮发展性督导以“问题关注式督导”为核心,通过填写“自评问题清单”的方式,促进学校逐步触及影响未来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在督导试点中发现,部分学校对问题表现及成因分析描述不够充分,对问题解决的意义等缺乏必要的认识。使得督导人员在督导过程中需要花费一定的精力再与学校相关人员进行进一步的交流,有时候会出现,学校提出的问题过于泛化,甚至还会出现问题重新调整的情况。这些现象反映出学校迎接督导的态度和提炼问题的水平,这也是学校实现自主发展转型的根本。

【案例描述】

督导中发现,部分学校会将自评中所涉及的某工作领域存在的问题作为“学校发展的主要问题”提出来,这种“将领域问题等同于整体发展问题”的情状不胜枚举。部分教师认为,“学校发展”是领导层面需要思考的问题,加之,学校关于如何提炼问题的过程较为简化,缺乏必要的程序和方法规范,这也导致了督学回应问题的难度所在。

例一,某学校对主要问题的表述是“学校无30岁以下教师,而3545岁的教师占68.3%,教师队伍成熟稳定,具有较丰富的教学经验以及教学驾驭能力。如何帮助这一年龄段的教师渡过职业倦怠期,激发他们的内驱力,使教师能够持续发展”。由此可见,学校只是将“教师发展动力不足”的问题呈现出来,只对其客观原因作了说明,即教师年龄结构不够合理。而对问题产生的深层次主观原因尚未作出解释,这种现象是多数学校当下的现状。

督导过程中,督学对该问题进行了进一步了解,发现成熟期教师对自我发展还是有一定意愿的,那这种职业倦怠究竟指的是什么呢?在个别访谈中得知,成熟期教师面临着“再发展”的瓶颈,学校相对缺乏针对成熟期教师成长规律的研究与采取适切的举措,校本研修方式创新不够,同时也缺乏激励教师进一发展的管理机制等。而这些主观原因才是导致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因此,在督导中,经过双方的协商,将主要问题由原来的“教师专业发展动力不足”调整为“如何帮助成熟型教师获得再发展”,使得问题的指向更为明确和具体了,这才是学校发展的“需求点或关键问题”。

例二,某学校提出“关于特色课程如何创建”的主要问题。负责课程领域的督导专家,却没有像以往一样,与学校领导聚焦特色进行深入互动。而是以如何完善课程方案为重点进行了指导,其中对特色的部分只是从思路上予以适当点拨,没有进行具体深度的介入,这样的回应方式却得到了校方欣然地接纳。这是为什么呢?原来,从自评报告中专家已然感受到,学校对特色部分的介绍显得“羞羞答答”,只是在文本的某些点上作了描述,而且概念不够明确。带着这种印象,督学发现学校其实对特色创建的意识是有的。尽管学校对该特色的理论研究已经积累了一些资源,但对特色的认识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另外,督学了解到,该校长到岗时间不长,这时对思路框架的介入比特色的深入指导来得更为实际一些。

该案例中,从督学的回应上已能感觉到,督学对学校提及的主要问题已经做了调整,对学校的问题发掘是凭借专家敏锐地觉察得之。督学的指导理念是“我们不能代替校长或要求校长做什么,但我们能引导校长可以做什么。”督学的角色定位不仅是“指导”,更是“引导”。因为指导者的角色总是要高于对方,容易“走进”对方的世界,代替对方进行思考。而引导者的角色则是在尊重对方实际基础上的价值判断,只要点到问题的穴位点,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发展空间和机会,自己去想办法,这是一种人性化的督导。

【案例分析】

1.“问题”与“需求”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问题”是当主体确立了目标,但又不能直接达到目标时所处的状态,或者说是主观和客观之间的矛盾是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存在最能激发人的思维或行动的动机。“需求”是指内部一种不平衡的状态,是内隐性的,也是多样的。也就是说,需求是以问题的形式而存在,是指关键的或核心的问题,因此,“关注问题”是探询需求点的重要方法。

案例一中,通过关注“教师发展动力不足”这个命题,立足于学校整体发展高度来认识该问题与学校发展的关系,站在管理的视角对其产生原因进行了多元的信息采集。因此,是否勇于从管理层面进行深入反省,才是决定“问题能否澄清到需求”很重要的一点。

2.如何通过“问题”找到“需求点”呢?

发展性督导的要义是善于从积极的视角关注问题现象背后的意义,进而澄清问题的真正诉求,即关键点。因此,这种发展性的问题导向观是用一种系统的思维观,去观照问题与整体环境的关系,从而确立基于系统的“问题解决”思维模式。实际中,督导人员要更多的走近学校,读懂学校,发现并理解学校的诸多“不容易”,进而能与学校站在一起思考学校是如何办学的?学校在各个阶段是如何经历和应对的?尤其是需要更多地理解薄弱学校的困难和承受的压力。当我们真正地去倾心关注学校的发展过程,更多地倾听学校领导者和师生对所经历的那份感触和心声,也许督学不说什么,就是这样一个姿态,就会赢得学校的真诚接纳和无声感动,督校之间的信任、敞开、自主、协同等关系就会静悄悄地呈现出来。

案例二中,督学通过阅读材料敏锐地感受到,校长的认识程度和学校实际的水平一般,巡诊摸脉把握了学校的需要和希望,进而决定跳出学校提及的问题,转向进行适合学校实际的基础性方案指导,得到了学校的充分认同。这种问题导向观是用多元的视角关注问题,通过敏锐地经验判断,采取跳出学校问题包围圈的策略,进而更全面、多维、深刻地认识到问题的本质,从而把握问题的“标靶”。

3.如何优化学校提炼关键问题的程序和方法呢?

    这是当下学校自评技术较为缺失的一个方面。发展性督导的主旨是关注学校提出问题的过程,在过程中是否发动了全员参与,是否聚焦问题并进行深度和多元分析,是否建立了通过关注问题进而澄清关键点的操作程序等。

只有建立基于问题导向的学校自评工作机制,才能保证学校持续健康发展,这也是发展性督导的持续追求。学校可以制定“关键问题调研表”,从个人发展、组室发展、领域工作发展、学校发展等层面进行意见征询,在对采集的信息进行汇总分析时,自评工作领导小组要进行归因分析,甚至为了澄清学校发展的核心问题,还可以进行二次的调研,调研手段可以更多元化。学校要进一步健全教师参与管理的工作机制,不断营建学校自评文化,从而促进自评工作机制不断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