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从模糊到清晰
——浅析督导自评辅导对学校督导需求生成的促进作用
2017-01-22 浏览量:1043


浦东新区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是对学校持续关注的过程。在学校自评阶段,区教育督导室为其安排了辅导环节。在这个环节里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即就学校酝酿的督导需求,督导组和校方共同聚焦,深度探寻,最后就学校的督导需求达成一致意见。

【案例描述】

JP小学是一所区域内的优质学校,特级校长怀着崇高的职业理想和深厚的教育情怀,带领专业素养精湛的教师团队,通力合作,锐意进取,努力打造学校教育的品牌。

在学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自评辅导的环节,学校关于督导需求的口头表达是,有三方面的需求:一是枣庄校区硬件设施严重滞后,在占地面积23106平方米内承载着60个班级,2637名学生,专用教室只有自然一间、电脑房一间和舞蹈房一间,远远不能满足教育教学需要;二是从2008年学校独立建制起,至今8年,教师数由99人扩大到194人,提升青年教师课堂教学的驾驭能力任务繁重;三是近几年,学校课堂教学实践的主要精力是围绕教学的和谐和有效在推进,教师的状态也都非常积极主动,但总体感觉是学科教学研究本身的进展不大,在推进过程中对于每一个学科研究的整体性把握比较模糊,研究“点”有点散,对于推进的路径也不够清新。学校希望通过本次督导,在提高学科教学研究的整体性把握方面得到有效的指导和帮助。

接着,督学与学校管理团队就需求进行了深入探寻。督学认为,第一个需求是低层次的学校生存需要,尚未触及内涵发展的领域。第二个需求与办学经验——“基于课程教学标准,创建和谐有效课堂”相互矛盾,其内涵的深度与学校的办学水平也不匹配。关于第三个需求,学校将需求定位于课程教学的领域,可以看到学校关于课程教学研究的脉络,以及需求提出的背景,以及学校对此问题的一些思考。但是关于需求的表述不够清晰,各个学科研究的整体性是指什么?是小学阶段各学科分年级课程标准的整体性把握?还是各学科教学五环节的整体性推进?关于课程教学的推进,哪个是学校下阶段亟需解决的问题?校长脱口而出:学科特色。

接着,校长介绍了这几年来,学校就学科特色研究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学校已有的美术、音乐、英语、体育学科特色均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以特色能带动学科整体质量的提高;二是特色已有操作模型(如体育的跳绳,项目目标、内容、实施、评价形成了系列)。其他学科也有特色,但没达到以上两个标准。阅读活动,没有与语文学科教学建立系统设计和联系;朗读教学在语文学科中比较重视,但没有建立有效的操作模型,没有形成系统的经验。督学紧接着提问,是不是基础型课程校本化实施的问题?校长马上接口说,对,是这个角度。

在自评辅导结束的时候,督学与学校就督导需求的定位和表达,形成了基本一致的看法。学校的督导需求是:如何通过基于学科标准的校本化教学,打造学科特色,使学科建设能体现出学校的办学特色。

【案例分析】

面向未来发展,学校面临各方面的困难和问题。在生成督导需求的辅导环节,学校与督学一起不断深度探寻和聚焦,剔除了关于专用教室不够、青年教师过多的问题,因为这属于内外部生存条件的范畴,是简单的需求,比较容易解决。接着,督学与学校共同探寻学校所要表达的关于学科研究中的问题,最后聚焦于课程特色。从课程理念到学科理念的演绎,以及学科校本化实施的途径、策略、方法,这是品牌学校的立足之本,也是本次JP小学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中,我们要共同探寻的主题和重点。

追溯学校与督学对话的过程,我们可以发现,学校主要是介绍已有学科特色的表现形式与特征,督学则通过提问,让学校逐步明确督导需求提出的视角和表达的方式。整个过程,主要是学校在表达,督学更多的是提问,引发学校在理性层面做再思考,同时确认自己对于学校提出的督导需求的理解是否准确。

【案例思考】

学校提出督导需求的过程,经过学校自我探寻酝酿,以及与督学共同建构生成这两个环节。本案例主要围绕学校与督学共同建构生成督导需求这个环节展开。期间,督学的主要任务是引导学校思考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在梳理经验的基础上提出面向未来的发展性的问题。建构生成的过程,是督学了解学校的过程,是学校梳理反思的过程,是督学与学校形成集体智慧结晶的过程。下面就这个督导需求生成的环节中,学校与督学不同的职能提出一些看法。

第一,学校是督导需求提出的主体。

在学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的自评辅导环节,在关于内涵发展的领域,督学对于学校的经验和问题没有任何发言权。学校作为督导需求提出的主体,在这个督导需求生成的环节,是最了解自己的优势与不足的。学校在督导需求提出中,碰到的困难往往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于督导需求的界定与理解可能不是很准确,另一方面是对于自身内涵发展的主要问题梳理得不够清晰。

在督导需求生成的环节,督学与学校始终要确立学校的主体地位。督学要鼓励学校对自身发展中碰到的面向未来的问题,做出积极的思考,从众多问题和困难中筛选出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同时,让学校通过梳理,回答两个问题:一是针对这个问题已经做出了哪些努力,二是面对这个问题有哪些初步对策。

第二,督学是指导督导需求提出的技术方法方面的专业人士。

在学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的自评辅导环节,督学不能越俎代庖,替代学校提出督导需求,而是以自身评价的专业能力,给予学校督导需求提出的技术与方法的指导,提高督导需求的合理性和科学性。

一般的方法有:一是以提问和归纳的方式,引导学校以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为指导,从纷繁的问题中,剔除有关生存、安全等低层次的容易解决的问题,着眼自我实现,梳理出面向未来的内涵发展的关键性问题;二是采用排定优先级的方式,从亟需解决的程度和问题的逻辑关系两方面排列顺序,并依此赋予分值,最终,在几个内涵发展的问题中找到关键性问题;三是准确表达督导需求,评价讲求客观、真实,学校对于督导需求的表达,也应该是具体的,可以从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两方面来表达,即学校在实际的具体操作层面的问题是什么,对办学水平的达成造成了什么影响。

总之,督导需求的提出过程中,生成环节是很重要的。浦东新区学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要求一校一方案,方案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准确把握督导需求,提出督导的重点,提高该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方案中的督导重点的质量,进而提高学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的水平和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