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如何优化学校提炼“超标点”的督前指导行为
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 白丽波
2015-12-03 浏览量:1275

 

        浦东新区第三轮督导评估以促进学校的均衡优质发展为指导思想,以“超标点”的提炼作为实践优质发展的一个阶段性支点。程序由学校自主申报“超标点”,督导人员根据标准进行决定。笔者通过对督导人员2012—2014年所撰写的关于超标点的17篇个案进行反思,并结合学校提炼“超标点”的现状,进行纵观梳理,以进一步对照“超标点”在促进学校优质发展的进程中所体现出来的实践价值,从而探求不断深化督导评估操作的改进举措。                                                                                                   

        【案例描述】

        1.学校申报“超标点”的现状分析

        2012年督导至今,学校对“超标点”的认识和提炼情况出现了三种情况:

        第一,对“超标点”的理性认识较为模糊,“找不到”超标点。这是学校在提炼超标点的初期所面临的现象,随着学校自评工作的深入推进,各领域超标点相继涌现。

        第二,学校能意识到“超标”的基本意义,“找不准”超标点。这是学校在提炼“超标点”的过程中面临的发展性问题,往往会提出两个以上,一时无从定夺。亦或是从既有的思路中想出来的,而非从实际效果中考量出来的。

        第三,“表达乏力”现象,即学校对“超标点”的认知逐渐清晰,如何“有效表达”成为新问题。学校对超标点的经验分析与提炼较为“平”,将多个做法作以平行式总结,未作立体分析,没有凸显“超”的意义。有的学校是以“二级指标”领域为参照点,未能聚焦“点”进行综合梳理与分析。

 

表1:学校提炼“超标点”的现实表现

序号

特征

表现

现象

1

“找不到”现象

不理解“超标点”

超标点等同于经验

不知道如何找

单纯依靠回想、个别讨论等方法

2

“找不准”现象

“选点”不准确

不止一个“超标点”

各“超标点”内容有重复,不归属于评估指标体系指标范围内。

超标点不在“点”上

有的点过大,所涉及的内容过散,不够严谨

有的简单化为部门工作的某一方面优点和亮点,不够完整。

没有凸显“超”

的意义所在

内容忽略相关的政策法规

“达标”与“超标”之间界限不够清晰,实际工作成效未能超过“水平合格标”。

未在体制机制的创新设计和有效运转上有建树,在效果上未有明显的突破或提升。

3

“表达乏力”现象

对“点”的表述

不够清晰

书面表述有所指向,但没有充分凸显学校相关领域工作的优势与亮点。

经验提炼不集中

多是做法的多元化,而对体制、机制的创新层面涉及还不多。缺乏意义的深度和典型性

支撑依据不够充分

未能有效揭示出超标的要义和内涵

 

        这三种情况反映了学校对“超标点”价值认识的不断内化和深化,它要求学校既要站在历史发展的角度,又要站在现实发展的角度进行自我审视;既要善于站在学校自我纵向发展的立场,又要敢于站在区域层面进行横向比对分析。它是联结学校当下和未来发展的支点,也是影响学校内涵发展的深层次因素。 

        2.学校提炼“超标点”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分析

        基于学校提炼“超标点”的三种现象,作进一步归因分析,发现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

        学校对“超标点”的内涵理解还不够清晰。一是由于对“标准”的把握较为模糊,因此如何把握“超标”就显得无从下手。二是多数学校都会从某方面工作去着手思考,容易对“点”的提炼显得不够到位。学校提炼“超标点”的组织机制还不够完善,多是以部门领域工作为主,从办学荣誉出发思考超标点,而对如何提炼超标点的组织设计、工具与方法思考较少,对“超标点”与学校整体发展的关系思考不够。三是如何有效表达“超标点”,这是当下学校面临的集中性问题。学校“超标点”的提炼工作往往汇集在某个人为主完成,而集体统筹商议“超标点”的组织过程较为弱化,加之对“超标点”的澄清和效果评估不够充分,使得超标点的表述力度受到影响。

表2:基于学校提炼“超标点”现状的归因分析

序号

学校表现

原因分析

1

“找不到”

现象

学校对超标点的内涵理解还比较模糊

学校缺少提炼超标点的技术方法和工具支持

2

“找不准”

现象

学校未能将超标点置身于学校整体发展的历史形态中去衡量,去判断,而只是横切片分析一样,导致办学起点不够明确,对自我的认识也就显得模糊了。

3

“表达乏力”现象

学校处于自主发展阶段,正在向优质学校发展迈进。用点描述超标已不足以反映全貌。

多是以工作总结的思路,回答“做了什么”,而对“为什么这么做”的归因分析不够。

系统思考其对整体工作的推动作用方面体现的不够充分。

 

        【案例反思】

        从某种意义上说,“超标点”的选择、提炼和申报过程是对学校自评工作态度、成效的考量。为了更好地引导学校认识超标点的价值,并有效提炼出“超标点”,现针对督导评估的前期指导行为的深化与改进提出以下思考。

        1.督导培训要基于学校的需求

        在督导之前的“集体培训”环节,要关注学校面临的困惑和问题,设计培训内容和形式。首先,要加强对第三轮督导核心价值观的宣传与解读,关键是要解释清楚督导方案的要义,即关于“超标点”和“学校经验”的关系,关于“超标”和“达标”的关系等。其次可以案例剖析或经验交流的形式激活培训效能,提高培训的实效性。

        2.自评指导要聚焦超标点

        在“自评指导”环节,可以让学校介绍自己对“超标点”的提炼内容、方法和过程,在了解学校提炼过程的基础上,进一步澄清学校对超标点内涵的理解,一要澄清提炼“超标点”的流程,学校要着力梳理出各领域的各个“亮点”,重视其现有优势,更应着眼于促进整个领域发展的潜在价值,对于出现的“多个超标点”现象,需要学校从厘清培养目标的方法和途径中澄清到底是哪个超标点起到关键的作用。通过分析比较领域内的各个“亮点”,优中选优,作为正式申报的“超标点”。二要关注“超标点”的经验凝练,要结合各领域的评估标准,以及“超标点”的申报要求,找寻经验背后能形成为技术或策略的机制或原理,以利于学校今后迁移到其他工作中或在区域同类学校中推广,以提供支撑“点”的充分依据。三要帮助学校分析“亮点”背后的问题或困惑,从而发挥学校各领域“超标点”的引擎作用,以促进学校的可持续发展。

        3.督前研讨要制度化

        督导之前要召开集体讨论,由责任督学介绍学校的基本情况,负责不同领域的督学附议学校各领域的成绩、经验及“超标点”等,让每一位督学对学校都预先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以便站在促进学校整体的高度,对相应领域工作提出今后发展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