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深度探寻学校的“超标点”
——再论“超标点”的提出及其认定
2015-08-27 浏览量:2188

 

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   屈咏梅

        浦东新区第三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以督导需求为导向,以达标板块、优质板块,尤其是优质板块中的“超标点”、“创优点”评价为抓手,继续积极深入探索教育督导的新模式和新机制,努力提高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效能,为学校自主发展和政府科学决策服务。

        所谓“超标点”, 是指在二级指标范围内某项工作的方法或效果超过了基本标准,获得优质意义上的经验成果,主要体现在组织机构、制度建设、机制创建和工作要求等方面。

        通过“超标点”的申报与认定,学校各领域的管理人员和教职工,进一步梳理、总结、提炼工作经验,树立了办学自信。因此,督导人员和学校一起找准各领域的“超标点”,成为了此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中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

        一、基本情况

        某小学管理领域申报的“超标点”是“创新管理机制,提高学校管理水平”,内容包括干部竞聘、扁平化管理、项目管理等内容。督导组认为,学校申报“超标点”内容太宽泛,且扁平式管理并非创新。

        在现场督导的时候,经过多方采集信息,综合分析后,督导组表示在重点工作的推进中,学校有效实施“项目组负责制”,做到重点工作有抓手,使学校这几年来小步子,不停步,获得了持续的发展。项目组人员由项目组长招聘,教师公平竞聘,学校审核后立项,预先明确目标,目标完成结果与绩效奖励挂钩。该校项目管理做到了“六有”,即有目标、有内容、有人员、有考核、有奖励,有效推进了各项重点工作的顺利开展,对区域学校可以有示范、辐射效应,故确认“实施‘项目组负责制’,创新重点工作管理机制”为学校管理领域的“超标点”。

        二、督导分析

      (一)依据界定的标准,甄别“超标点”

        某小学的督导自评结论认为,干部竞聘、扁平化管理、项目管理等组成的学校管理机制是这几年管理获得成功的主要经验。我们通过采集信息发现,尽管干部竞聘、扁平化管理、项目管理等管理机制均对学校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但这三者并不是一个结构完整的机制系统,故不能作为一个点推出。另外,干部竞聘、扁平化管理已在各校广泛应用,在方法上,未有创新之处;在结果方面,对学校发展的促进作用也不凸显。从方法和效果是否超过标准,获得优质意义的角度来看,项目管理的优势明显。

      (二)从成功的管理诸多经验中抽离出关键点

        某小学实施成功的管理,形成的诸多管理经验,组成了并不系统的 “超标面”。督导人员要善于以系统论的角度,从这些成功的经验中找到关键点。对该校来说,这个关键点即是对学校发展起着重大作用的管理机制。

        认定项目管理为某小学管理领域的“超标点”,理由如下:一是学校将阶段发展的重点以项目的方式推进,取得了实际成效,学校获得了持续发展;二是项目目标明确,内容具体,确保了项目目标的有效达成;三是项目成员公开招募,调动了广大教职工参与管理的积极性;四是加强了项目的考核与奖励,保障与支持了项目的达成。

      (三)探寻成功的管理诸多经验背后的本质

        某小学申报为“超标点”的三个管理机制体现了一些有价值的管理思想:一是以机制鼓励和支持教职工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管理和建设;二是减少管理层级,促使信息渠道更加畅通,实施快捷高效的管理。显而易见的是,该校的项目管理是上述管理思想的集中体现,从排定优先级的角度,较干部竞聘、扁平化管理而言,更能充分地反映学校的管理理念。

        可见,督导人员要透过管理经验,准确把握经验背后的管理思想,从而在学校的管理经验中选取最有价值和意义的点。这个过程体现了系统的思想和督导人员的综合智慧。

        三、后续思考

      (一)影响督导质量不可或缺一个关键性要素

        浦东新区第三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提出协商和建构的理念。在这个理念指导下,我们认为,影响督导质量的两个关键性因素,一是建立新型的督导关系,二是运用科学的督导方法。

        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求督导方与学校建立基于尊重与理解的合作伙伴关系。同时,还要求督导人员采用科学的评价方法。这个评价方法的背后,是系统思维的方式,这个方式包括,一是建立学校工作各要素之间的联系,二是从影响学校发展的诸多要素中抽离出关键性要素,三是透过诸多经验探寻背后的思想。

       (二)关于“超标点”的一些新的认识

         我们认为,“超标点”有多种呈现方式。经罗列形成下表:

类别

第一类

第二类

第三类

第四类

“超标点”表现

显性超标

核心超标

全面超标

表象超标

隐性超标

边际超标

部分超标

本质超标

        关于第一类,我们曾有过阐述。显性超标是指,对照评估指标,学校在某一领域二级指标内的工作,在制度、机制、水平、规格、程度等方面超越基本标准;隐性超标是指,以学校发展性督导评估的理念为指导,当学校在达标程度上有突出进步,且经验在同类学校中有推广价值,督导予以认定。隐性超标的提出,更有利于鼓励薄弱学校不断进步。

        关于第二类,核心超标是指该领域一些核心要素的发展超过了基本标准;边际超标则是指一些基本要求,非该领域发展的核心要素的超标。如管理领域的安全工作等。一般薄弱学校往往先从基本要求超标做起,对此,督导人员也要给予充分肯定与鼓励。

        关于第三、四类,目前,超标点的外延界定,包括组织机构、制度建设、机制创建和工作要求等方面,能显性表象的内容。一所优质学校,可能会出现二级指标甚至一级指标工作全面超标的现象。

        面对一个领域全面超标的情况,督导人员要善于从超标的各表象工作中探寻到其背后的核心教育思想和策略,找到影响全面超标的本质点,不至于被一个“超标面”困惑。

      (三)不可忽视晶体智力在督导过程中的作用

        美国心理学家卡特尔(R.B.Cattell,1965)将智力分为流体智力和晶体智力两大类。晶体智力即经验的结晶,是指以学得的经验为基础的认知能力。随着知识和经验的积累,晶体智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断提高。

        在系统思维指导下的此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综合督导中,晶体思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不能忽视督导人员的知识、经验对督导结果的重要影响。系统思维作为一种模式思维,它也是可以通过训练得到优化的。因此,督导人员要通过不断地学习,以及在督导实践中不断锤炼,提升自己的晶体智力水平,不断优化系统思维模式,以对“超标点”、“创优点”作出准确地鉴定,更好地回应学校的督导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