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督评与自评交互助推学校发展规划有效实施案例的思考
2014-04-18 浏览量:1145


黄浦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 陈一铭

  在对学校发展规划实施的督导评估中,我区以发展性督导评估理念为引领,既重视外部督导评估(下称:督评),也强调学校自我评估(下称:自评),构建学校自主发展与行政监督相统一、学校自评与外部督评相结合的运作方式。引导学校针对发展规划建立自评机制,定期对规划总目标及阶段性目标的达成度进行自评,在此基础上通过督评的监督指导,以一种民主协商、行为主体参与的“对话”过程,共同诊断规划实施达成,提炼经验,并对学校发展的瓶颈提出可行性建议与对策,助推学校更好地推进规划的有效实施。

  【案例描述】

  黄浦区在启动推进学校发展规划(2011——2013年)时,制定出台了《关于推进本区学校发展规划实施指导意见》,要求学校要建立和完善自我评估机制,强化对规划实施过程的内部监控管理。同时,加强督导评估,兼顾监督检查与指导服务,更好地推进学校规划的实施。

  黄浦区L中学立足于自身发展需求,以学校自身为主体,构建以推进学校发展规划实施的自评机制。学校上下形成共识,把自评作为监督和调控的手段,每年组织进行一次年度规划实施情况的自评,师生广泛参与、注重过程、及时反馈。首先,成立学校自评领导小组,全面策划、组织,确保自评工作的落实。其次,根据分工领域和规划项目建立自评组,依据自评指标,由各项目行动负责人领衔开展自评,对预设目标的达成做出实事求是的评估,汇总后形成学校自评报告。最后,通过校务会、行政会、教工大会等多渠道、多层面广泛听取意见,审议自评报告,接受监督。学校通过自评,全面总结经验与办学成效,客观评估规划目标的达成。同时,也发现规划推进中存在的困难与困惑,如学校特色课程体系建构;提高课堂教学效益,将办学理念转化为课堂教学行为;师资队伍进一步优化等一系列瓶颈,学校及时调整对策,采取有效措施,改进办学行为,推进规划预期目标的有效达成。

  区教育督导室充分尊重和理解学校,从服务学校发展出发,在监督、指导、认定和完善学校自评基础上,以监督检查与指导服务相结合,对L中学规划实施情况进行了初期、中期和总结性督评,全面评估学校规划的达成。同时,关心学校发展的需求,帮助总结成功经验与发现问题,与学校合作互动、协商对话、共同建构,为学校把脉、诊断、开方,针对学校规划实施中的诉求提供方向性、专业性、技术性的全方位指导服务,进一步激发学校规划实施的积极性,促进学校自主发展向纵深推进。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学校在课程教学改革中积极推进学科“三化”建设,即“细化课程标准、优化课堂教学、强化训练体系”。由于“强化”会让人联想到强度,略有偏颇,学校在规划中期督评后,对“三化”重新进行了诠释,赋予了新的内涵。把原有的“强化训练体系”修改为“精化训练体系”,“强”变为“精”,训练体系从强度探索改变为程度探索,以学定教,针对学生精选训练的内容,促进教学有效性,从真正意义上减轻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实现训练系统效益最大化。在学校规划总结性督评中针对学校后续发展如何让“科学教育树人,人文精神立魂”的办学理念,在科学教育办学特色日益凸显的今天,去打造学校的艺术人文品牌,丰富学校办学文化内涵。区教育督导室与学校协商对话,建议学校从整体架构设计入手,深化和完善课程建设,进一步挖掘整合课程内涵,促进科学与人文的有机融合和互补,实现科学艺术比翼齐飞,进一步做强科学教育的品牌。

  几年来,区教育督导部门与L中学互促共生,合作建构,形成和完善了“按需指导、专业引领、过程监督、检查评估、分析反馈、调整改进”的督评与自评交互助推学校发展规划有效实施的发展性督导评价模式,对学校的自主、持续发展起到了监督与指导的效能。让学校以更高的层面、更广的视角去看未来的发展,让学校的发展有了更清晰的思路和具体的做法。促进了L中学办学理念的探索与实践由外围逐步深入到内核、从宏观深入到微观,学校办学特色得到不断彰显。

   【案例评析】

  1、引导学校构建自评机制提升自主管理能力

  学校发展规划是促使学校依法自主发展的一种重要手段。然而,学校发展规划其重要性不仅在于制订出一个文本,关键在于强调规划的执行“过程”。这一过程的监控管理,需要学校利用自评的手段判断规划执行的程度。因此,在督评这过程中帮助学校增强依法自主办学与实施学校自评的主体意识,把发展规划自评作为是一种自主管理机制加以完善,强化行为自律,引导学校形成完整的自我诊断、自我反思、自我调控、自我改进、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自评机制,有利于通过发挥评估的调节反馈功能来优化学校管理行为,强化自主管理,使学校自主管理真正形成决策、执行、监控相结合的结构完整的自主管理运作系统,促进学校自主发展,提升学校的办学效能。

  2、引入多元主体协商对话强化指导服务能动

  督评与自评的交互倡导评估主体的多元化,注重学校作为评价对象的主体地位,具体表现为督导部门是外部督评的主体,而学校是自评的主体,双方超越了主客体的关系模式而进入了“主主关系”模式。督导部门尊重学校主体地位,尊重差异,在监督的基础上,强化指导功能,主动服务,重视与学校的合作互动,以交流沟通、协商对话的方式进行共同诊断分析,互促共生,合作建构,专业引领。及时将学校发展问题与需求,转化为提供专业指导与服务支持的重要资源,为学校提供突破瓶颈的有效对策破解难题,学校则将督导部门的提出的反馈与可行性建议作为改进与追求发展的重要参照,加以调控改进,助推规划有效实施。

  3、引用督评自评交互效能激发规划实施能量

  督评与自评交互的指向是学校发展规划,关注学规划目标达成,推进学校自主纵向发展,两者呈现了一致性。督评与自评交互运行对学校发展的态势和绩效进行自我与外部的价值判断,并对学校发展规划运作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加以诊断,寻求有效对策,及时调整、改进行为。所以,督评与自评交互运行进一步提升了评估效能。这种效能调动了每所学校发展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激发了学校规划有效实施的正能量,规划的引领作用得到充分激活,促进学校发展。

  总之,督评与自评交互运行是一个合作互动、双方协商、共同建构的过程,自评侧重于对规划实施状态和目标达成的自我诊断、自我反思,体现了学校自主发展的主动性,自评是督评的工作基础和必要环节。督评是在学校自评基础上的外部评价,重在监督和指导学校不断发展,体现了教育督导评估运作的外控性。两者交互运行,互为补充,有利于发挥督导评估的导向、激励、诊断、调控与改进功能,体现当代教育督导评估发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