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关于督学“默会知识”的探究与思考
2010-12-02 浏览量:471

    【提 要】:伴随着教育督导事业的发展,新老督导人员的有效结合,为默会技术的探究提供了客观条件和平台。我们在督导实践中进行了一些积极的探索,但还只是“点”的工作,呼吁教育督导同仁用督导科研的方式深化对督导评估默会知识的研究。

    所谓“默会知识”,是指督学、尤其是资深督学在长期的督导实践活动中积累的丰富经验,它呈现的特征是非文本性,它的思维特征需要特定的评估情景作支撑,它的逻辑性特点较多仍属于感性认识(其理性程度和揭示规律有所欠缺).伴随着上海基础教育由硬件建设转向注重内涵建设,对督导机构的服务功能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督导效能提升就显得日益重要。而督导效能的提升,必然对督导人员的专业水准提出更高要求,其中较为重要的是对督导评估默会知识的把握。因此,督导人员探究评估默会知识就显得非常必要。

    一、现状分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教育督导事业已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在这个历程中,教育督导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老同志在督导岗位上的工作经验越来越丰富,新同志特别是青年同志需要在督导经验方面向老同志学习,更为重要的是在继承中要善于创新,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实现新老互补,促进督导工作的有效发展。

    一方面,老同志在实践中积累的教育督导经验是一笔财富,需要在督导实践中传承。1977年,邓小平同志在《教育系统的拨乱反正问题》重要谈话中提出 要找一些四十岁左右的人,天天到学校里去跑。搞四十个人,至少搞二十个人专门下去跑。……了解情况,监督计划、政策等的执行,然后回来报告。这样才能使情况反映得快,问题解决得快。”在这种背景下,教育事业中的一批中年骨干走进了督导事业,对督导对象、督导内容、督导技术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督导经验。这种经验伴随着三十年辉煌的改革与开放步伐,使我国的教育督导机构在恢复重建中逐步规范并走向成熟。

    另一方面,新同志特别是青年同志成为督导工作的生力军,肩负着推进区域教育督导评估工作深化的历史重任。2006年,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对教育督导机构做出规定,“人民政府教育督导机构对义务教育工作执行法律法规情况、教育教学质量以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等进行督导。”这对督导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多的新同志走上督导岗位,尤其是出现了一批青年同志。从2000年开始,新区教育督导室根据区域教育督导的要求,分别从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引进了5名教育学科硕士研究生。到目前为止,他们在教育督导岗位上已有4-8年的教育督导经历。借鉴有关专业成长理论研究成果,应该说,他们正处于职业生涯从适应期向成熟期过渡阶段,他们已在原有理论学习的基础上注重在实践中积累经验,具有了一定的实践智慧。但是,如何让他们通过更多的学习机会,在职业生涯中促进自身专业成长值得我们关注。

    因此,我们有必要嫁接新老同志之间督导经验的有机联系,使老同志的督导评估技术由经验层面上升到理性认识,反过来指引新同志做好督导工作,并实现评估技术的不断创新,形成督导默会知识技术系列,打造督导资源共享平台,提升教育督导效能。

    二、实践探索

    根据国务院领导关于“当前推动基础教育发展要重点抓好两支队伍,一支是中小学校长队伍,另一支是教育督导队伍”的意见,为了充分发挥教育督导在推进实施素质教育的保障作用,新区教育督导室采取“专家引领+团队合作+自我反思”的模式,引导新、老督导人员对评估技术进行专题探究,将隐性的督导知识显性化、内化的督导技能外延化,促进教育督导人员专业素养的整体提升。

    1.专家引领。所谓“专家”其实就是具有丰富督导经验的老督学,他们在督导岗位上积累了丰富的评估技术,对学校发展有着个人独特的认识,能在相对优化的时间内完成对学校发展的有效评估,对于提升督导效能起到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根据新区兼职督学实施方案的有关精神,制定《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关于聘请老同志待遇标准的实施意见》(浦教督(2009)003号),吸引了一批原上海市区县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以专家身份参与到区域教育督导评估工作中去,发挥专家队伍的战略指导作用。同时,邀请兄弟区县的督导室同仁介绍工作经验,让督导人员在借鉴中优化自身督导素养。

    2.团队合作。督导队伍组织注重专职督学、兼职督学、学校后备干部、学校领导和其他区县教研员的有机结合,大家发挥各自作用实现优化组合。同时,结合督导实践,以研发的态势,大家对督导评估中遇到的“资料收集”、“课堂观察”、“校园观察”、“个别访谈”等专业评估技术进行探讨,形成共识并运用到教育督导评估工作中以提高督导效率。如“资料收集”强调看整体、看重点、看细节和看发展,做到多角度观察、多主体交流和多层面思考;“课堂观察”的起点和归宿均指向学生课堂学习的改善,关注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通过观察师生行为、班级环境获得一些具体信息,从“个体-整体”分析学校相关管理和师生发展状况;“校园观察”要做到分层观察整体把握、敏锐观察关注细节;“个别访谈” 要保证收集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精准性,提高个别访谈的督导效益。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对这些督导技术进行阶段性探究,分别有重点、有针对性地进行推进,每个学期各个督导团队分别对其中一个专题的某个重点内容进行重点关注。

    3.自我反思。我们在《浦东教育》、《浦东教育督导》等刊物上开设专栏,刊登督导人员在督导实践中积累起来的有关督导技术方面的反思文章,引导大家在实践中注重积累,并勇于发表自己的看法,将教育教学理论与督导实践结合起来,在对基层学校中取得的办学成绩和存在的问题分析中,不断提升对督导问题认识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促进督导专业素养的可持续发展。

    三、未来思考

    教育督导技术是提升督导效能的有效方式。要想在这个方面有更大作为,可能面临着两大困难:一是尽管我们在这方面进行了积极努力,但也只是一个点,是区域教育督导层面的一个参照点,尚未形成全国县级教育督导机构“面”上的辐射、示范影响力,毕竟我国地域广阔且各地差异比较明显,技术的适应性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摸索;二是教育督导技术是一个系统。它不仅包括“资料收集”“课堂观察”“校园观察”“个别访谈”等方面,还包括“座谈会”“问卷调查”等。特别是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如何充分发挥其在督导评估中的作用更值得督导人员去探索。

    教育督导科研是教育督导工作的保障力量。所以我们在这里呼吁各教育督导机构充分发挥自身的人才优势,深入、广泛地开展教育督导评估默会技术的科学研究,服务于教育督导的实践,并为不断发展的教育督导工作提供强有力的理论支持,使教育督导评估技术“活”起来,使教育督导工作真正为学校发展服务、为领导决策服务,在推动区域教育工作发展中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