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以发展的眼光审视教育督导机构设置的权威性
2010-12-02 浏览量:354

    伴随着30年辉煌的改革与开放步伐,我国教育督导机构在恢复重建中逐步规范并走向成熟。1977年,邓小平同志在《教育系统的拨乱反正问题》重要谈话中提出:“要健全教育部的机构。要找一些四十岁左右的人,天天到学校里去跑。搞四十个人,至少搞二十个人专门下去跑……。了解情况,监督计划、政策等的执行,然后回来报告。这样才能使情况反映得快,问题解决得快。”20世纪80年代初,教育督导机构开始恢复。

    此后,根据1985年发表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198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和1999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教育督导机构成为实施“两基”和推动中小学素质教育的重要力量。2006年,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对教育督导机构做出规定,“人民政府教育督导机构对义务教育工作执行法律法规情况、教育教学质量以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等进行督导。”由此可见,我国的教育督导机构是在前进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其权威性也在不断地增强。

    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实施素质教育,提高教育现代化水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面对新时期教育改革与发展形势,教育督导机构面临着转型。一般来说,教育督导机构的权威性包括行政权威和专业权威两方面,其转型意味着在注重行政权威的同时,更为重要的是要内化专业权威。

    首先是教育督导机构的行政权威。换句话说,就是教育督导机构在行政管理体系中的地位,其实质在于教育督导机构与教育行政部门的关系。20世纪90年代以来,根据国家教委《关于加强教育督导队伍建设的几点意见》和《督学行为准则》的有关要求,我国省(直辖市、自治区)、市、县(区)三级教育督导机构都更名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这意味着教育督导机构的设置主体是政府。教育督导机构必须根据政府的教育法律法规与政策,对下级政府和学校进行监督、检查、评估与指导。而教育行政部门是政府的教育主管部门,负责根据政府的教育决策制定相关的教育法规法律与政策。因此,教育督导机构与教育行政部门是不可能截然分开的。况且,我国地域广阔,每一级政府都面临着诸多的下级政府机构和不同类型的学校,从而政府掌握教育政策在下级政府和学校中的贯彻落实情况面临着挑战。教育督导机构可以通过对下级政府机构和学校的督导,及时向政府反馈有关教育决策的执行情况。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政府管理的延伸,有助于教育政策在学校办学层面上加以完善并贯彻执行。

    其次是教育督导机构的专业权威。督政和督学并重是我国教育督导机构设置的主要特点,因此其权威性的表现会有所不同。我们认为:一个机构是否具有权威性,具有相当的行政级别是应该的,更为重要的是要具有很强的专业权威,要在两者之间努力寻找一种理性的中间地带,在坚持做好教育督导工作的同时,不断探索体制与机制的完善。以上海的督政工作为例,上海市教育督导工作会议提出了“市级以督政为主,区级以督学为主”的理念。从2004年4月开始,市政府教育督导室通过聘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业人士组建教育督察员、特约教育督导员、兼职督学队伍开展“加强初中建设工程”的督导验收工作。2005年相继完成了对19个区县政府“初中工程”督导验收,为促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和内涵建设奠定了基础,并且为推动上海市中小学教育事业和谐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此项工程被社会各界誉为“民心工程”和“奠基工程”,进而市政府教育督导机构的权威性在提升。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他们正在继续开展的综合督政、课程改革和教学管理督导等,推动区县政府教育工作健康发展。

    在督学方面,现代学校反对传统的分级定等评估,提倡发展性评估。根据第四代评估理论,教育督导要关注学校发展。在评估过程中,善意地发现问题,友好地提出建议,指导学校寻求内涵发展的路径。2005年底,浦东新区教育督导室完成了对306所中小学、幼儿园、职校的第一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评估工作。从2006年开始,研制第二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评估方案。经过对28所中小学、幼儿园的督导试点工作,到2007学年第一学期,第二轮学校发展性教育督导评估方案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需要创新的是如何在督导内容、督导方法上实现新突破,整体提升督导效能。在现有督导形式下,学校的非常态性较明显,相应的督导人员信息获取不对称性也较突出。因此,如何在非常态下的学校中实现督导评估的常态化是值得探索的问题。督导人员要具有敏锐的观察力,要在非常态下找到常态化的观测点,比如学生广播操、午餐情况、作业批改等,从中发现管理者的依法办学、教师的爱生敬业、学生的行为规范等,进而对学校发展情况作出客观、真实的评价。“学校昨天是什么”、“学校现在是什么状况”、“学校将来要怎样走”一系列问题的梳理,教育督导给予校长一种专业权威,自然而然地教育督导机构的权威性在不断增强。

    应该承认的是,由于我国目前在国家层面上尚未正式颁布《国家教育督导条例》,教育督导尤其是督政工作的开展还缺乏直接的法律支持,同时各地各级督学的人员数量不一,内部人员结构不甚合理,主要是兼职督学。并且,专职督学中还没有一个独立的职称系列,缺乏明确的晋升机会。教育督导机构的权威性无疑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在这里,我们呼吁《国家教育督导条例》尽早出台,同时积极架构督学序列,为教育督导人员提供专业支持和服务,为教育督导机构的权威性保驾护航!